首页 >> 文物的知识/故事 >>文物故事传奇 >> 小人物与大发现:精美绝伦的龙虎尊
详细内容

小人物与大发现:精美绝伦的龙虎尊

历史回到1957年6月的一个上午,阜南县朱寨徐海孜村农民徐廷兰在小润河边撒鱼,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这一网撒的八件青铜器,竟是3000多年前的帝王将相们用来盛酒的龙虎尊。就是这个龙虎铜尊的发现,一下子震惊了中国史学界。从上世纪50年代末始,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朱德、周恩来、邓小平等先后到安徽博物馆参观稀世国宝龙虎尊。最终,龙虎尊走进中国博物馆,并被评为“中国十大国宝”之一。

毛泽东参观稀世珍宝龙虎尊.jpg

 

  小人物与大发现

  追溯龙虎尊的发现过程,徐廷兰是不能不说的人物。几经周折,笔者终于找到并联系上了发现龙虎尊的徐廷兰家人。1957年,徐廷兰把龙虎尊送到阜南县城,省博物馆给其200元钱作为奖励。

  日前,笔者在阜南县文物管理所所长马树廉陪同下前往徐海孜。到后,见到了徐廷兰的大儿子徐侠中,得知他父亲徐廷兰已经过世。徐廷兰的大儿子徐侠中和其母亲闫慧芬向笔者道出了当年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1957年6月的一天上午,阜南县朱寨徐海孜村农民徐廷兰手提鱼网,身背鱼篓,在其离家几里的小润河撒鱼。当他来到白庄附近润河拐弯处(因此处似月牙,村人则称月牙河)时,见岸边水中有一圆形口沿,风吹浪起,时隐时现。另外还有几个打鱼的人,他们都以为是一只破瓦盆类的口沿,没理会它。走在后面的徐廷兰好奇,因水面仅一米左右深浅,他就趟水到水里摸摸,一摸发现是一个完整的器物,用手提没提动,他顺着口沿向下摸,却掏出了两件像喇叭样的东西(古代饮酒器觚)。他很高兴,又使劲掏,泥太硬,掏不动。他便到白庄一户人家借把铁锹,折回来后,挖了不长时间,就把大口沿的铜器挖出来了(盛酒的稀世珍宝龙虎尊),接着他又在下面挖出两个横卧着的铜鬹(斟酒器),在铜鬹旁挖出一件饕餮尊,在饕餮尊腹内挖出两个铜爵(饮酒器)。徐廷兰乐不可支,用鱼网裹起这八件洗净的青铜器,先背到白庄这户人家还了锹,捡一件小的铜器(铜爵)送给借锹人作酬谢,把另外七件青铜器背回徐海孜家中。

  以下的故事则来自阜阳市博物馆原馆长韩自强和阜南文管所所长马树廉。在当时闭塞的农村,发生这么一件大事算是惊天动地。没几天,四邻八乡的农民都听说徐廷兰得了宝,像赶集一样都到他家里看稀奇。半个月后,阜南文化馆馆长蒋家琦闻讯后也来观看。看后,因辨别不出来,便立即写信给安徽省文化厅反映这件事,后文化厅又将此信转呈安徽省博物馆。省博物馆急派葛介屏先生赴当地调查。经葛介屏辨认鉴定,初步判断这是一套罕见的青铜酒器。至于什么年代什么文物暂时还无法确定。葛介屏建议徐廷兰尽快上缴给国家。然而,徐廷兰迟迟未交。无奈之下,葛介屏将情况汇报到省博物馆,在省博物馆领导亲自过问下,徐廷兰才上缴国家。

  

 

精美绝伦的龙虎尊

  龙虎尊,因器身纹饰有龙虎而得名,此尊比常见的尊大,是一种形制特殊的商代大型青铜盛酒器。侈口,束颈,折肩,鼓腹,高圈足。高50厘米,口径45厘米,重26.1公斤。颈下饰三周凸弦纹,肩上饰三条蜿蜒的龙,龙首探出肩外成为高浮雕。腹部是三组相同的虎食人纹样,以龙首下的三条扉棱为界,虎头突出瞪眼张口,两边是对称的虎身。虎口下蹲一个双臂屈举的人,神情悲惧。圈足下部饰三组平雕兽面纹。整个器物,纹饰精美,绚丽多彩。从艺术角度看,龙虎尊是一件非常精美的工艺美术品。它集平雕、浅浮雕和高浮雕于一身,尊的内壁随器表的浮雕而凹凸,做到了器壁厚薄均匀。而所有这些,又都是通过铸造工艺表现出来的。这种具有独特风格的铸造技艺,即使用现代的精密铸造技术,也很难达到满意的效果。像这件精美绝伦的龙虎尊,目前在我国也就只有这么一件,无疑属国宝重器。

  另一件出土文物饕餮纹尊也是商代大型青铜盛酒器,因腹部主要纹饰为饕餮纹而得名。饕餮纹象征古代传说中一种贪食的狰狞怪兽饕餮的面形,它作食人的凶恶恐怖形象,给人一种神秘威严之感。虽比龙虎尊稍差,但也是尊中的上乘精品。该尊高47厘米,口径39.3厘米,重16.6公斤,属国家一级文物,和龙虎尊构成一对。

  小润河出土的其他3对即6件青铜器分别为:兽面纹斝,兽面纹觚,兽面纹爵,都是商代青铜酒器。这批成组的青铜酒器的发现与收藏,对人们探讨淮河一带商文化具有重要价值,更是研究我国古代冶金史和青铜器早期发展史的重要资料。龙虎尊的时代相当于殷早期,埋藏地下数千年,不仅完好无损,而且光彩熠熠。特别是尊上的猛虎噬人纹,已引起中外历史学家的关注。

  阜南县文管所所长马树廉说,小润河出土的这批青铜器一问世,顿时为国内众多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注目。然而,众多考古专家和历史学家都未能辨别出此文物,后转交到郭沫若手中,经过郭老的考证,才知晓是龙虎尊。

  1958年9月17日下午,毛泽东主席亲临安徽博物馆视察,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古代文物展览,尤其对阜阳出土的这批古代青铜器很感兴趣。他围绕着放置在玻璃罩内的龙虎尊转了一圈,一一看个清楚,露出了微笑,高兴地说:“中国青铜器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创造。”1960年1月,邓小平视察安徽省博物馆时,对小润河出土的这批青铜器也很感兴趣。从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党和国家领导人朱德、周恩来、刘少奇、陈毅、叶剑英、聂荣臻、李先念等也都亲临安徽省博物馆视察并观赏过这批青铜文物。目前,这8件文物全部被列为国家一级藏品。

  1959年《文物》第二期曾对此作高度评价,对龙虎尊、饕餮尊倍加推崇,并同时登载了八件青铜器的全部照片。日本1960年出版的《世界美术史》中国部分,将龙虎尊作封面刊出。我国大中学历史课本多把龙虎尊作插图。1964年,国家邮电部发行一套青铜文物特种邮票,全套共8枚,其中就有两枚是阜南出土的龙虎尊和饕餮纹尊。

  龙虎尊在我国出土文物中独一无二,弥为珍贵价值连城,被视为宝中之宝,诚堪夸耀于世界,非但不在国外展出,国人也很难目睹原件。郭沫若考证认为,龙虎尊的铸造工序十分复杂,龙虎尊是用铜锡合金,使用内模外范铸造的,塑之浑然一体,毫无痕迹。这充分说明远在3000多年前,我国的冶金、铸造技术水平已达空前的高度,其形制雕刻工艺在当前亦举世无双。

小润河缘何出土龙虎尊?

  历史像一把硕大无朋的筛子在人生长河里筛来筛去,历经5000年的风风雨雨,不少古遗址和文物在屡次战乱和天灾人祸中惨遭毁灭。而幸存的文物却因失去了与同时代有关联的信息,让我们一无所知。由此探寻龙虎尊给后人蒙上的神秘感,就不能不追溯阜南悠久的历史与人文地理环境。价值连城的龙虎尊为什么在这条名不见经传的小润河出现呢?探寻龙虎尊出土地点,就不能抛开小润河这个重要的发现地。

  据《阜南县志》载:“阜南县位于黄淮海平原南缘,淮河中游北岸,安徽省西北隅,阜阳地区南部。北依阜阳县,东邻颍上县,西接临泉县,南临淮河、洪河,由东南至西南依次与安徽省霍邱县、河南省固始县、滨河县以河为界。从阜南县境内古遗址及出土文物考证,早在5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已有氏族部落在此定居。秦在此置有鹿上县,汉改为原鹿县,北魏孝昌年间废县而改属颍州,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并入阜阳县,称阜阳县南乡。民国36年(1947年)11月23日,阜南县境解放,首建阜南县。”

  时任阜阳市志办副主任、史学家刘奕云说,商朝时期,属豫州之域。有九个部落,素有淮河九夷之称,整个山东省称东夷、西夷,而阜南则是东夷一个支系,阜南则属虎方部落,是淮夷的一个小国家(部落)。南到合肥,以淮南、凤台为中心属虎方部落。

  而据中国历史学家丁山考证认为,商代虎方,地望就在以凤台为中心的沿淮一带。阜南距凤台不足200华里,属虎方范围。因此,龙虎尊应是商代虎方淮夷的器物。从龙虎尊造型创意上解读,圆形大口表示上天,肩部神龙游荡于空中;尊腹表示大地,有神虎张牙舞爪,以其不容侵犯的雄伟姿态保护着淮河氏族。可以这么说,龙虎尊以其强烈的历史穿透力,传递出商代及商代以前虎方淮夷的原始巫风、图腾崇拜、信仰等多方面信息,展现出淮夷虎视八方的雄风。

  笔者在阜南小润河畔寻幽探径的时候,那波光闪闪的河水,仿佛在无声地诉说着往昔那些刀光剑影或舟影履痕,已经走远的淮夷,曾经是鼓角铮鸣聚族而居的氏族部落,一代又一代在此繁衍,最终滋润和丰腴了悠久的淮河儿女。日月交替,远去的古人已冷寂无声沉入岁月,然而,其铸造的青铜器却仍然记录着斑驳的历史痕迹,龙虎尊就像一位耄耋老人对我们倾诉远去的文明……

  马树廉说,小润河发源于大运河,它是大运河的一个支流。刘奕云认为,小润河源于何时不好界定。他说,在阜阳许多河流都已无从考证,因为阜阳地区受黄河水干扰,河流紊乱,河道经常改造,老河道淤塞自然消失,新河道又形成,可以这么说,古代的河道现在基本没有了。他认为,龙虎尊属于古代上层人物所使用的,应是贵族用具。有可能是古代贵族人家的窖藏(把值钱的东西埋藏地下),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埋藏的年代也在殷商时代或之前。如果埋藏时代是在殷商后期,那么窖藏的东西就会有别的时代文物,窖藏文物,一般都是贵族逃亡时而临时埋藏。这种情况是家族里出现了大的变故或者国家战乱而引起的逃亡,埋藏起来是为了将来还能拥有。由此,他推测,小润河在古代说不定是平原地带。

  那么,龙虎尊到底是何原因存在于小润河呢?据《阜南县文物志》记载:“出土的龙虎尊等8件文物,均属3000多年前殷商时代之酒器。当时因河水较深,无法对文物出土地段进行清理,作实地考察,从河岸现状及河口土色综合分析,推测此组文物原系位于河侧古墓中之殉葬品,后因流水冲刷,河线北移,遂坍入水中。”

  扑朔迷离的小润河和出土的龙虎尊,让我无从解惑,谁能除去时光给龙虎尊蒙上的神秘感呢?怅望千秋,世事纷纭,多少疑窦,非后人所能寻觅。身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怎能不透过历史的烟尘,向小润河发出长长一声浩叹?

  1984年,北大教授、中国考古界泰斗邹衡为此曾专门到龙虎尊出土地小润河考证,他经过仔细观察确定小润河是商代遗存遗址。然而,因龙虎尊上面没有铭记,缺少太多的资料,研究龙虎尊一直没有太大进展。

  尽管现在还没有考证出龙虎尊在它那个时代的文献史料,但龙虎尊这件价值连城的殷商青铜器文物,已成为不争的事实,早已享誉世界。人们不会忘记龙虎尊的足迹是从阜阳这片土地上走出去的,功勋卓著的小润河将永远铭记在人们心田。

  作为中华民族史的十大国宝之一的龙虎尊,为全世界的文化、工艺美术界提供了十分可贵的实物资料。龙虎尊是华夏5000年政治、文化历史和经济有力的佐证,更是华夏儿女高度智慧的实证,也是对全人类贡献之一。毋庸置疑,龙虎尊已成为商代奴隶社会一件实物例证,为研究商代青铜器的造型艺术和铸造艺术提供了重要的佐证,它不仅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而且具有珍贵的艺术价值。今天探讨龙虎尊青铜冶炼及铸造的工艺,寻找远古先人发来的神秘信息,对揭示古代社会生产的发展水平及了解阜阳历史必将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16624318182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seo seo